当前位置: 个旧国际新闻 > 科技 >
2019 07-21

金融科技To B新思考:新的To B公司有C的基因

Comments 阅读:

  7月19日,“FUS猎云网2019年度科技金融产业峰会”在北京千禧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和千位业内人士共聚一堂。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AI星球协办。

  在以“金融科技ToB新思考”为议题的圆桌论坛上,圆桌主持人多彩投首席执行官赵耕乾,与论坛嘉宾行列秩创始人兼CEO赵杨、任买科技董事长张帆、理财魔方联合创始人姜海涌、建元资本董事长兼总裁王炜、Ping++创始人兼CEO金亦冶就论坛议题做了精彩的探讨。

  在金融科技To B下半场,新的2B服务与传统的金融2B服务相比也已发生了改变。

  赵杨表示,上一个时代以信息化赋能为主,这一阶段结束之后,已出现在精细化运营、分层、风险管理等方面不同的细分,这对于原有的2B机构有很大的差别,很少有机构更多从事细分,大家会把自己的定位专注一个点或者两个点,更多是突破。

  张帆表示,相比传统的2B,新兴的金融科技公司跟金融公司合作的时候,无论是技术赋能还是创新营销方案,更多希望跟传统金融机构建立用户运营的思维,增加更多互联网的基因和用户思维的能力。

  姜海涌表示,在给B端赋能的时候,原来传统的机构是在后端,像理财魔方现在已经到前端,并帮助客户做投资者教育、做产品的运营。

  金亦冶认为,产业互联网可能会带来一些商业模式的变化,这样就会带来资金流的扭转变化。去年开始很多公司开始转型,去赋能给2B,然后让2B去2C,这样的商业模式下Ping++跟他们共建资金,不管是收款还是付款还是结算的交易系统。未来,越来越多的公司都会去加入到产业互联网的商业模式里面,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比较大的机会。

  张帆也认为,在产业互联网全面转型2B过程中,能够提供完整的技术解决方案以及营销方案的提供商,这方面有比较大的机会。

  赵杨表示,整个行业的状况从去年到今年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首先对应的获客成本不断的提升,包括各个机构对于客群的运营和风险管理,其实在监管的压力下把产品回归到金融产品的压力下,所有机构可能会被淘汰。这也催生了2B端的服务成为主流,而从事某一细分的机构,讲细分运营、客群运营以及优化方案,这个趋势是非常明显的。

  圆桌论坛上,也谈到哪些领域更有机会出独角兽的话题。金亦冶的Ping++公司虽然是做聚合支付,但他个人比较看好保险行业。

  王炜则认为,通过科技赋能广泛的连接,汽车金融领域形成的商业模式会带来更大的市场规模,车辆保险本身有一些延展的概念,这是汽车金融带来的崭新机会,所以在这上面能够催生很多公司。

  姜海涌表示,看一个行业存不存在独角兽主要看两点,第一是足够大的市场空间,第二是行业集中度。而在智能化财富管理这块扩展2B业务,就是一个有足够大的市场。

  张帆则给出了不同观点,他认为首先这个赛道足够大。做金融很多时候需要抱团取暖,所以很多时候金融机构不是一家独大,反而在细分领域有自己的特色,服务自己的特定人群,能够不断的提供价值,这一点很重要。很多时候不在于你是Fintech还是TechFin,只要围绕用户痛点,在行业发展中不断拥抱变化,找到中间你存在的价值,且行且练习,最终能够成为受人尊敬,而且经得起很多商业考验的就一定会经历周期,不管是现在互联网面临的监管周期还是未来出现的消费分层和消费降级,这些都会出现大浪淘沙,真正诞生出来坚持创造价值的企业,不管是不是独角兽,这些企业将来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对于外部环境的影响,嘉宾们几乎都认为,监管是非常有必要,而且行业应该拥抱监管。希望监管更具稳定性,监管更加稳定,就能够更好的支持这个行业向着良性发展。

  如何把金融创新应用到这个行业,更好地符合金融规律,然后和合作伙伴有很好的合作,这是很重要的。2B一定是平台化的业务,所以开放、共生这是主题。

  2019年,猎云网以发现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全面开启“FUS(Future unicorn Summit)未来独角兽峰会”品牌。本次大会以寻找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围绕“科技+金融”主题,对新时代下的科技金融创新与产业结构转型进行解析,共同探讨科技信息时代的金融科技机遇和挑战。

  赵耕乾(主持人):我是来自多彩投的首席执行官赵耕乾,首先大家先做一下自我介绍。

  赵杨:我们公司的名字是行列秩,今年刚成立的新公司,定位是做资产定价和风控这个大的范畴,目前服务于银行、信托。

  张帆:我是任买科技张帆,我们从一开始成立就连接中小银行和商业机构,我们提供风控咨询、多元获客以及技术输出的能力。在成立五年的时间里,已经为各类机构,不限于导流和资产撮合接近450亿,服务客户人群接近一千多万。

  姜海涌:我是理财魔方的联合创始人,我们本质是一家2C的公司,这是基于人工智能给用户提供标准化财富管理的科技公司,为用户提供持续稳健的风险控制和个性化的投顾服务,让用户的资金和理财收益最大化。因为基于我们的积累,所以我们2B业务做的还可以,服务了平安科技、浦发银行等等这些金融机构。

  王炜:我们建元资本成立于2014年,2015年做2B,2016年鉴于零售,起始的资产是从零售开始,所以2016年开始我们整个资本组合开始往C端来走,但是我们是通过B端获取的。经过这几年的努力,如今之所以跟大家见面,我们要把自己所经历的东西输出跟我们一样的机构,于是才有了今天下午的讨论。2B2C的连接,如何在汽车金融这个垂直领域为更多同业提供一些参考。

  金亦冶:我们Ping++的客户大多数是电商、零售、在线教育,我们过去服务了将近3万多家企业客户,所以我们是非常标准的2B公司。谢谢!

  赵耕乾(主持人):在近几年的产业互联网趋势下,不同细分领域有什么新的机会和挑战可以和观众分享一下。

  金亦冶:因为我们做跟支付相关的业务,所以我们觉得产业互联网可能会带来一些商业模式的变化,这样就会带来资金流的扭转变化。比如去年开始很多公司开始转型,去赋能给2B,然后让2B去2C,这样的商业模式下我们跟他们共建资金,不管是收款还是付款还是结算的交易系统。对于我们来说越来越多的公司都会去加入到产业互联网的商业模式里面,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比较大的机会。

  王炜:刚才听了大家的演讲,大家更多在讲消费金融和保险科技,消费金融重要的一块就是汽车金融,这是最大的汽车消费品市场。我们经历的过程是这样的,过去两年汽车融资租赁全国有一万多家,过去几年我们狂奔的时候我们没有获得太强的优势,仅仅的优势是我们现在还活着,我记得当时跟友商一对比,现在有些友商可能倒下了。现在经历行业的严冬,我们发现核心能力的建设,在这个严冬似乎能够给我们一些机会。

  随着上游一整顿,现在在市场上飘着大量的,以汽车作为标的的资产,所以我们发现在目前的情况下,第一,经济下行更多持牌大的金融机构在消费里面配置资产,尤其是汽车金融,这个不同于纯粹的消金业务,这样一来导致这个业务比较复杂一些,所以自身定位能不能让我们成为一个服务的方式,这是我们自己的反思。

  第二能不能把自己已经获得的东西输出给行业里的汽车金融机构?我们输出我们的资产能力,但鉴于这个流程比较长,能不能让我们发挥线下的运营优势?让他们在垂直领域的资产机构之间搭建一个连接和赋能的东西,所以产生了产业路由的概念。

  姜海涌:我们为什么做2B业务?刚才提到了政策环境,其实这是来自政策环境的推动。我们2014年成立,2015年P2P横行的时候,我们做收益类的财富管理,用户是不看我们的,C端很难推。但是随着对金融行业的管制的出现,有一个基本数据就是2013年的时候非标资产在整个理财市场的占比是15%左右,但是2020年这个比例将达到50%以上。在大量资产结构发生变化的时候,有大量的银行、券商和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他们不知道怎么服务用户了,不知道怎么把用户留存拉起来。这个时候他们找到我们,所以也是基于这个原因我们在C端服务了几十万的用户,我们在C端经过了市场的检验后,也进入了2B这个领域。这个一方面来自政策本身的推动,给传统行业带来了挑战,也带来了机会。

  张帆:我们一直服务传统金融机构,特别是中小银行。所以我们看到产业互联网全面转型2B过程中,能够提供完整的技术解决方案以及营销方案的提供商,这是比较大的机会。因为过去五年可以发现,其实很多中小银行还包括信托公司、担保公司他们做线上资产的运营能力、获客能力,其实不仅仅是一个系统,更多是一个理念,特别是用户思维的理念。我们希望作为金融科技公司能够更好的一起服务客户。

  随着消费升级转入消费分层,其实我觉得分层是一个很大的概念,任何一个产品最后都有一部分受众人群,这些人群逐渐的稳定下来。我们需要服务这些人群一个自然的生命周期,成长过程中,多次给他们提供金融服务。所以从获客到用户运营然后到资产服务,整体的解决方案其实是现在很多中小银行急缺的。

  任买科技今年上线了一款产品,也是在探讨如何向更加开源开放的平台去解决金融产品分销的痛点。我们结合全国200多家的营业网点进行转型,融合了金融机构和B端,同时把直营网络发展成各个城市的合伙人,成为他们的代理人,加上我们服务的商业机构以及之前服务的用户,这样一个从B到A然后到C的一个代理平台,已经逐渐的诞生了这样一个模式。

  上线三个月以来,从之前的几千人到现在注册代理人接近十几万,我们不完全统计全国各类的小微金融机构,不管是P2P或者互联网金融,甚至包括信托和理财,差不多有150万的金融从业人员。通过更加开放的代理人平台,能够更好的让金融产品很好的触达到C端,我们在这个中间可以给平台更多赋能和技术的支持。所以上线三个月我们代理人突破了十万,累计撮合接近1亿的规模,最TOP的代理人可以完成金融产品分销一百万,所以中国整个产业互联网以及2B的转型,一定是伴随着技术上不断的精益求精,还要不断的拥抱模式创新。

  赵杨:大家一直在讲自己的模式,消费金融这个模式我的理解是,整个行业的状况从去年到今年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首先对应的获客成本不断的提升,包括各个机构对于客群的运营和风险管理,其实在监管的压力下把产品回归到金融产品的压力下,所有机构可能会被淘汰。这也催生了刚才讲的2B端的服务成为主流,刚才提到汽车金融的细分,之前我们无论是叫大数据风控还是资产定价,服务消费金融也做了分化,大家针对某一个细分开始从事这个细分的机构,讲细分运营、客群运营以及优化方案,这个趋势还是非常明显的。

  赵耕乾(主持人):确实跟传统的金融机构相比,我们发展有很多不同,想请教一下各位,大家觉得现在的2B服务跟传统的金融2B服务的不同之处有哪些方面?由于什么原因?政策原因还是B端C端的原因,最终影响企业的发展。

  赵杨:因为行业细分越来越细,所以产生服务B端的机构,上一个时代以信息化赋能为主,这种信息化赋能一阶段结束之后,对于无论是精细化运营和分层还是风险管理,这个领域对于不同的细分,对于原有的2B机构有很大的差别,很少有机构更多从事细分,大家会把自己的定位专注一个点或者两个点,更多是突破。当然之前能够看到很多,无论是传统的金融机构还是上一个时代看到的这些做法,大家更多强调自己服务的范畴很广,产品的范围很全,从去年开始我们可以看到大家都在收缩,这也是一个原因。

  张帆:我觉得相比传统的金融IT企业,新兴的金融科技公司跟金融公司合作的时候,无论是技术赋能还是创新营销方案,我的感触就是相比传统的2B,更多希望跟传统金融机构建立用户运营的思维,增加更多互联网的基因和用户思维的能力。确切的讲因为我们始终认为未来各类银行都会成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这是一个发展的必然。任何一家银行如果不能成为金融科技公司,它一定会被淘汰。现在中小银行他们从传统银行转变成为金融科技公司,这是必须走过的道路。之前的系统集成商需要思考如何能够转型并建设服务银行这样一个新的金融科技的能力,所以我们作为新兴的金融科技公司,在这块有了一些思考。

  我们最近合作的很多解决方案都是围绕用户,包括我们带着银行一起去学习日本的乐天,如何能够围绕用户,通过不断的分层通过营销深挖客户的黏性和价值。这些BAT都在做,我曾经号召很多城商行,希望他们跟我们一起打造,利用银行特有的持牌和电子银行功能,我们可以打造出类似这样的产品:怎样让用户从虚拟信用卡到场景分期,以及后期的大额消费信贷,抵押类以及消费金融。其实很多产品都是成熟的,但是如何深挖这是银行需要思考,也需要大家一起帮助建立这个生态,这是我的理解。

  姜海涌:因为我们理财魔方一直致力于做2C业务,我们在2C这块有了足够的积累,经过了C端市场的检验,所以我们具备给B端企业赋能的能力。刚才讲了这几年以来在整个财富管理里面资产结构的变化催生了城商行包括大的银行,现在包括财富管理机构,他们是不知道如何去获取用户,也不知道如何提升他们的业绩和留存。

  我们2014年到现在大概积累了五年时间,不管是投资者的教育,智能化的资产管理,包括投后的运营和APP服务,整个全生命周期的用户服务,这是套非常成熟的体系,而且对于用户的高留存高复购有显著的提升数据,所以在给B端赋能的时候,原来传统的机构是在后端,我们现在已经到前端,我们帮助他做投资者教育、做产品的运营。我们不会做软件的开发、技术服务,而是赋能给他们,帮助他们服务C端。

  对于我们来说,2B也是2C的服务,我们是做财富管理,我们给中产阶级做资产配置,同时也有大的投资机构要我们帮助他们管理资金,这些投资机构对我们来说也是2B。在财富管理这端小B,大C就是小B,小B就是大C,本质2B和2C是一样的。所以这只是产品形态稍微有些不一样,总体而言我觉得对于新经济服务传统企业,原来我们比较被动,在产业链下面,现在我们走到前面,我们具备传统金融机构他们无法具备的客户服务能力,但他们在标准化资产的情况下他们没有能力,但是他们有大量客户和大量终端,这两者可以结合在一起,更多是共赢合作的模式。

  王炜:拿我们的行业举例,首先是亲历者然后是观察者。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去年我们一个合作伙伴,某一个城商行的行长发了一个报告,看完了我觉得跟我们的业务非常相像,叫B端的科技赋能新趋势,尤其是对比中美一发现,中国流量端那么大,在B端从市值从影响力差的不是一个量级。鉴于过去多次去美国,汽车金融包括同业对比,我们发现一个不一样的事。美国一直有一个超级的经销商集团,人家说我不做金融,为什么?美国的金融太丰富了所以只需要做渠道。但是中国不这样,中国的经销商都在想能不能干汽车融资租赁公司?我们知道目前为止做得可以的只有几家,剩下的面临一些困顿。如果你想搞这个,像传统的供应商来开发一套系统,但是开发之后就会发现,我们拿车做比喻,车是有轮子,但是没有发动机和变速箱,什么都没有了。第二所有的融资来源都是母集团的担保,这样一来发现母集团支撑不上,这也是痛点,虽然有好的场景但是转不起来。

  我们在想我们能不能帮助他们做?我们把我们行业最好的请过来,他说我们最大的想法就是做一个SaaS的东西,至于说这个业务怎么做?我们不会做我们没有做过的。关于大数据供应商,我们紧密合作的也是业界头部。客户说我们建元资本服务这么多银行,在垂直领域服务像建元这样的公司能不能做结构化融资业务?但是我们用一年时间结束了这个尝试,我们后来发现我们应该沿着这个方向去把这个东西给到,跟我们一样还处在多痛点的过程中的很多公司。这样一看这个事情发现目前为止还不错。

  而在资产端大家开始延展,我花三百万开一个小系统,开完了还是展现不了,你不如换一下,我把利差生意有担保有回购的变成一个技术服务的生意,这似乎是应该的。那么这个行业有更多的金融魔咒,总把自己当成放贷的机构。现在通过我们的实践我在银行工作多年,我说我一定要摆脱这一点,让自己变成服务商,所以你说这个业务模式是什么?我觉得如果能够产生广泛连接,把行业的痛点去掉,能够给他们输出这些东西,我挣踏踏实实服务费的收益,这个事儿能够走的远走的比较长,这样的价值会提升更快一些。这是我们在细分领域观察的一个东西。我们现在也在跟第一大保险开展保费分期,这可以帮助经销商扩展金融保险利润,现在行业下降太厉害。这样越走越开之后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方向,这是拿着我们自己的经历跟大家分享。

  金亦冶:其实我之前跟朋友聊过一个观点,对比中国和美国的金融公司,美国是从软件开始的,所以发展2B的服务没有互联网,所以那个时候是软件发展,他们2B有了成熟的产业互联网才开始出现,中国是跨过这个阶段,中国信息化的过程跟互联网的时间是一起发生的。特别是2000年后或者2012年后这两波更明显一点,它的差别其实张总(张帆)提到了,新的2B公司有2C的基因,我如何让它跟C端结合?而上一代的2B公司,以软件行业来构建的公司,可能会缺失一些基因,这是我们的观点。

  它还带来另外一个挑战,因为互联网强调边际成本,王总(王炜)也提到了可能会变成甲方乙方的边界怎么定?假如我是甲方我一定程度会做乙方的事情,但往往做不好,我吃你的利润吃的不是很好,我认为最后还是会回归专业的公司做专业事情,其实你有场景有渠道,不代表你能够赋能更好,而是专业深耕的公司会更好,这是我的个人观点。

  王炜:我们一直尝试自营业务,现在成本越来越贵,为什么不能借鉴保险代理,让他们更好地去做。所以我们在做C,但是我们想通过C帮助我们做一些事情,回头我向张总请教。

  赵耕乾(主持人):在现在的趋势下,大家觉得哪类金融科技的创业企业更有实力成为行业的独角兽?或者已经成为的可以举例,未来觉得最有可能或者认为哪类企业更有可能?

  金亦冶:金融科技板块每个垂直领域应该都有机会,金融行业是所有行业最顶层的逻辑。虽然我做支付但是我个人比较看好保险行业,我们如果对照行业的渗透率和中国的体量和人均GDP,我比较看好,虽然我没有从事但是我比较看好保险。

  王炜:我印象中那个报告我到现在记得一个结论,2B的科技赋能在中国发生的话,金融、消费、大健康、汽车,我一看这不就是汽车金融零售的行当吗?美国新车1700万辆,二手车3500万辆,这个可以跟我们匹配一下。一个单体机构一年投放四百亿算大吗?可以,但是通过科技赋能广泛的连接,一年十几亿二十亿连接起来,这个形成的商业模式比那个大很多,车辆保险本身有一些延展的概念,这是汽车金融带来的崭新机会,所以这个上面能够催生很多公司。比如刚才赵总谈到的第一足够大的市场空间,第二它的集中度那么高,第三对比成熟市场,美国有一个同样的情况,十年前看到这个模式根本不敢相信,自己不组建金融机构,但为什么有类似的平台?结果看最新的数据上面有4700家金融机构,当然那是北美最强悍的经销商软件公司成长起来的。所以汽车领域,汽车金融保险会有很多机会。

  姜海涌:看一个行业存不存在独角兽或者大的机构有两个点,第一是足够大的市场空间,第二是行业集中度。赵总提这个问题以后我马上想我们这个行业存在多少的独角兽?我有几个数据跟大家分析。第一是财富管理,我们以人工智能来做财富管理的行业里面,有这么几个数据。2020年标准化资产管理规模增加到30万亿左右,按美国通用标准收入是AEM的1%,这个行业在2020年的市场容量是3千亿,这么一个市场存在很大的机会。所以这是第一市场空间是够的。

  第二个,作为魔方理财,我们是成立五年的纯科技公司,原来叫智能投顾现在叫智能化的财富管理,我们目前管理规模是20亿,今年可能做到100亿,但是我们自己也在推演这么一个庞大的市场我们能够做到多大?我们如果纯粹往C端做,我们能够做到五百到一千亿的管理规模已经到天了,但是从2B去看,我们看到中国有那么多覆盖全国的农商行和城商行,他们有大量获客能力但是没有很好的资产管理能力,我们的互联网、我们的边际成本可以做到无穷低,然后给他们共同分享用户的利润。我觉得有了2B的助力以后,我们才能做成上千亿的资产管理公司,才有这个可能性。所以一个是市场空间是有的,第二从发展路径来看,我们根据2C的基础,再根据2B的助力,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独角兽。刚才说了保险科技和汽车消费金融我觉得都有可能,只是这个跨度比较大。

  张帆:听了大家的分享我觉得大家说的很好,因为独角兽这个概念在过去几年给大家的印象非常深刻,有的成为了独角兽,有的是现象级的独角兽。我们每天去面临市场的变化和挑战,其实大家说的几个点恰恰是非常重要的。第一一定在很大赛道里面,这个赛道足够大,金融服务这个市场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同时我是从传统金融机构以及投资出身,我知道做金融很多时候需要抱团取暖,所以很多时候金融机构不是一家独大,反而在细分领域有自己的特色,服务自己的特定人群,能够不断的提供价值,这一点很重要。其实很多时候不在于你是Fintech还是TechFin,很多时候围绕用户痛点,在行业发展中不断拥抱变化,找到中间你存在的价值,且行且练习,最终能够成为受人尊敬,而且经得起很多商业考验的就一定会经历周期,不管是现在互联网面临的监管周期还是未来出现的消费分层和消费降级,我觉得这些都会大浪淘沙,真正诞生出来坚持创造价值的企业,不管是不是独角兽,这些企业将来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赵杨:金融科技这个范围太大了,业界在不断变化、市场也在不断变化,可能有新赛道不断出现,每家企业的资源差异非常大,只要在自己的资源基础上服务自己的客户,就能够成为受人尊敬的公司。讲独角兽大家有一个默认赛道概念,在我的理解里面这几年赛道的变化非常大,不断的有新的赛道出现,甚至原有赛道商业逻辑的方式也发生了很多变化,企业是否能够很好地应对?这是我们更多思考的问题。从去年或者前年开始我们再小的范畴也发生了一些特别大的变化,原有的一些,无论是数据公司还是利用流量转化的公司,大家都想我在这个消费金融领域范畴内我到底能够做什么?我能否应对行业新趋势的出现?各家在继续找自己独特的路,无论是把自己已经拥有的客户经营好,无论是C端客户还是B端客户,还是探索一些新的技术突破,因为新的技术突破在这个领域,无论是加密技术还是区块链技术还是其他的新技术,可能会对目前的商业逻辑有一些变化,谁能够应对的快谁能够存活。

  赵耕乾(主持人):谢谢各位!我们到了最后的总结环节,刚才王总说了金融科技领域都有很多机会,包括今天之前我们的投资人也有介绍,从今年来看海外金融科技和互联网金融融资热度很高,比国内高了不知道多少,所以可能也有很多方面的原因。 因为金融创业跟政策相关,各位总结一下金融ToB的新思考,还有希望政策如何支持?

  赵杨:我们更多希望监管能够对于行业的理解,对于行业的认知有更多深度,对新的业态有更多包容。

  张帆:未来的寄语,希望大家相信经历了很多,不管是行业周期还是监管周期还是整个目前宏观经济的问题,我觉得机会还是依旧存在的。因为很多科技力量在改变着,这些事情在不断的发生,不管是创新技术,其实新技术新模式不断的诞生,这一点作为一个从业者还是非常希望能够继续下去,这说明大家在前赴后继,希望用技术改变这个行业。对于监管来说我希望监管更具稳定性,监管是非常有必要,而且行业应该拥抱监管。同时金融本质是风险,所以说不管是做服务还是直接作为风险经营者,很大程度上监管我们是拥抱的,而且是积极面对,但是希望监管更加稳定,能够更好的支持这个行业向着良性发展。

  姜海涌:我们是做标准化的财富管理的服务,这些年其实非金融领域的监管政策,恰恰是我们的发展契机。因为原先在期限错配、风险错配的情况下,我们做标准化没有空间,但是随着监管来临大家认识到应该要买期限和风险一一对应的资产,所以第一个对于我们财富管理领域,其实政府的监管对我们来说是很好的利好,这是第一。第二我们是一家创业公司,我们在2018年在市场最困难的时候,我们还收购了一个金融牌照。对于我们这样规模的创业公司其实是痛定思痛,当时想着如果长期发展,第一个就尽可能拥抱金融,所以对于我们这个领域,尤其是我们做智能化财富管理领域,监管这是一个基本前提。其实爆雷暴露出的问题,就是监管存在漏洞或者不足的地方,这一切正在通过监管环境的改善来得到解决,现在还处于一个过渡期,这是我们对于监管的基本态度。

  王炜:头两年大家说创新,现在没有人谈这个事儿。所以对于监管来说我认为就是主动去拥抱,去顺应,因为如果做金融现在来看,如果你做真正的金融业务,毫无疑问过去为什么说P2P,大家知道信托的时候是通道业务,这是不在同一的监管标准下的,这样目前为止我们只能主动拥抱。现在如何把金融创新应用到这个行业,更好的符合金融规律,然后和你的合作伙伴有很好的合作,这是很重要的。另外如果谈到2B一定是平台化的业务,所以开放、共生这是主题。

  金亦冶:监管是需要拥抱的。我想说一下,如果有可能可以在有一些可控范围内,有沙盒的创新空间和实践方式,在完全可以掌控的监管下做一些探索,还是有这样的需求和必要,我相信未来这样的政策也会出台,这是我们的想法。

  赵耕乾(主持人):感谢所有的嘉宾感谢在场观众,我们的圆桌到此结束,谢谢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高科技让治水“如虎添翼” 下一篇:国家生态环境科技成果转化综合服务平台在京启
  • [科技]金融科技To B新思考:新的
  • [科技]国家生态环境科技成果转
  • [科技]高科技让治水“如虎添翼
  • [科技]环保、科技、资助政策…
  • [科技]21世纪有什么新发明新发现
  • 公益广告